1782185_412430982221916_3626755575263071232_n

最近我讀《我是馬拉拉》,一本關於巴基斯坦近代史的故事。

可能很多人並不認識馬拉拉,但我想大部分的人對這一則新聞或多或少一定有印象。
兩年前(2012),有一個中東地區的女孩,在校車上,被槍擊。在那之前,就曾陸續聽聞很多關於這一個少女,為爭取女性就學的權利四處受訪。在槍擊事件後,這一個少女的新聞消失了。她是馬拉拉。我讀完這本書後,我想明白了當初的新聞媒體並不是不再追著她跑,而是馬拉拉身旁的人保護著她。

馬拉拉來自巴基斯坦,巴基斯坦的男孩擁有受教權,在「憲法」的基礎之下,女孩也應該擁有受教權,但是巴基斯坦是全世界文盲比重偏多的國家之一,五千萬的成人文盲中,有三分之二是女性。
那一年當我在讀《暮光之城》,馬拉拉也在讀《暮光之城》,在我眼裡,她就和一般的女孩一樣,但在巴基斯坦他真的非常的不一樣,他擁有一個「立志要設立學校,讓所有的孩子都有機會學習的爸爸」,她的媽媽雖然是文盲,但仍鼓勵他要擁有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。

從前我完全分不清歷史老師嘴巴說的遜尼派和什葉派,我知道巴基斯坦、以色列、孟加拉、阿富汗、敘利亞,這幾個中東地區的國家,但其實我根本就分不清他們之間的差別,一樣信奉伊斯蘭教一樣每日朝著麥加禮拜五次,信奉一樣的真理阿拉,我不懂他們為什麼要攻擊自己的兄弟姊妹。
2012以前的巴基斯坦,歷經一段身在台灣的我很難想像的日子,地震後的洪水將房子都掩埋,識字的人不多,大家都在聽地下電台,而地下電台自詡鼓吹著《可蘭經》裡的教義,教化著不識字的普羅大眾。馬拉拉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。
當年的地下電台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塔利班,ISI在當時也已經成立,這段歷史說真的,我還是讀的有點亂。那時候的地下電台告訴巴基斯坦不識字的大家,《可蘭經》說女生應該要在家,不應該上學;女生出門一定要跟著自己的家人,不可以獨自出門;女生出門一定要帶罩衫。好吧!光這幾個就可以說明,這一個地下電台亂七八糟到了極點。讀過《可蘭經》的馬拉拉當然是不能認同這類的說法。塔利班組織更可怕的是,除了散播這些想法,還攻擊女子學校,攻擊那些單獨出門的女子,他們認為任何的西方文化的產物都是不好的,還燒毀錄影帶店中的所有光碟。
這一段歷史是911後的2001到2012之間,當時的台灣教育普及,大學普設,所有的人都擁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和想法,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總統和市長,每個人平均擁有超過一支手機和一台機車。在台灣,你可以是佛教,可以是道教,可以信奉基督,甚至也可以拜四面佛。在同一個時空的巴基斯坦,不是伊斯蘭教,就是異教。

  馬拉拉槍擊事件,是在一次馬拉拉放學途中,即使他的家人知道,她大量的在媒體上曝光,對她是危險的,已經讓她每天乘坐校車往返家和學校,但還是逃不過塔利班的攻擊。
  那次傷害到馬拉拉的頭蓋骨,他轉診了至少四間醫院,從巴基斯坦轉到英國。

有些人,重視的是結果。有些人,重視的是過程。
  
  後來的馬拉拉,在英國接受長期的治療,她是個曾經很靠近死亡的女孩(如果他繼續留在巴基斯坦),她能活過來真的是一個天賜恩典的奇蹟。留在英國的她,繼續接受英國的教育。

  有人,重視結果,所以他們說馬拉拉的家,是為了移民英國自導自演。
  有人,重視過程,馬拉拉知道,雖然她沒有回到巴基斯坦,她想念她的家鄉,她知道一路她追求的女孩的受教權是她一生的志業。

而你呢?在乎的是結果還是過程?我喜歡每一個過程,都是一種學習和一種挑戰、一種體驗、一種冒險。因為最厲害的結果,最終的第一,永遠只有一個。

馬拉拉說,一個孩子,一個教師,一本書和一枝筆,就可以改變這個世界。
每個人都可以是馬拉拉,身在台灣幸福的我們,行有餘力,應該多多關心這一個世界,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值得關心的事。
讓孩子們學習,一定可以改變這個世界。


今天還看到一句很棒的句子,像在說塔利班組織的行為
漢娜鄂蘭說,令人痛苦的是許多罪行是根本沒有打算作惡的人犯下的。


最後要說
上禮拜看到一則報導,ISI組織(年紀稍年輕約20-35)壯大,塔利班組織(年紀稍長35-45)跟大家呼籲,塔利班也需要新血加入。今天看到的報導是塔利班組織決定跟ISI組織合作。
他們想共創一個伊斯蘭共和國。而我只小小的希望戰爭早日結束;希望更多勇敢的人願意站出來,跟伊斯蘭國說這樣傷害人民並不是解決問題最好的辦法;希望每個人都擁有識字的權利,別再被傳統和謠言給束縛。


《我是馬拉拉》是一本很棒的書。對於本來歷史不好,又很想讀的我來說,她是一本棒的書。

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